悄悄地将它托向远方
2019-11-22 16:11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许万丈红尘,山清水秀,老城依旧,但却故人东去,只剩古船一叶,随风飘荡。翠翠独自一人伫立于船头,望夕阳,抚孤舟,自己早已没了当年风度。自己明明对爱情仍存盼望,只是相遇相爱相离的过程实在如星火燎原,热烈却又短促,打的自己措手不及,五味陈杂。湘西山水中的精灵逐渐蜕变,似乎多了一丝沉默,些许悲伤。读者阅读《边城》的过程中,似亲身经历了一次爱情的到来至离去,真实得让人心碎,却又令人迷醉。也许这就是《边城》的动人之处,红尘中千万种意外,又有谁能独身其外?爱情向来凭借气运,不是暖如春风,那便是鲜血淋漓了。《边城》就是如此一篇以细腻文笔将现实撕开后重新糅合于纸上,来微抚心中至真至爱至纯的佳作,让人迷醉其中,而将每一个读者的心牢牢抓在手中的,就是那红尘界限上来回徘徊的女子。

晚霞映照中的女子,踏着尘世间的歌声飘摇于天地,似从红尘中走来,亦似到红尘中去。因如此女子而品《边城》,又因《边城》而懂这个女子。不心碎,又怎能迷醉?

翠翠的影子贴近生活,让读者能够在生活中直视到如此纯真轻爽、古灵精怪却不失娇嗔的少女。她的原型是那江边起水守孝的孤苦女子,满含生活悲苦;亦是作者新婚之后的娇羞妻子,饱透儿女长情;又或是那个活泼纯粹的白脸姑娘,映射少女心绪。就是这样俊俏淳厚的少女,一遍一遍唤起了每个读者内心深处最为柔软的情感,挑动着读者对她的渴求,驱使着读者想在生活中亲面一下这个青莲仙子,而在读者踏遍十万大山去寻觅如此女子后却会发现,自己远没有稼轩居士的那般好运气,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。的可能也只存在于诗中。翠翠的形象早已超脱出红尘之外,看得见却抓不住,读者只能在生活中心存遗憾,将所有的渴求都积压成一体,轻融于心中。而唯一能亲近翠翠的方法,便是来回品读《边城》。

时间:2017-12-28 08:53:52本文内容及图片来源于读者投稿,如有侵权请联系xuexila888@qq.com 晓琼 我要投稿

白云轻浮,柔柔的小河抚着一叶古船,悄悄地将它托向远方。船头老翁唱着渔歌,摇着古旧的木浆,陈木划过水面,吱吱作响。船尾的少女促膝而坐,荡着纤细的手臂,应着老翁的小调,用粉白的足拍打着河水,溅起的水珠砸在她银铃般的笑声之中,揉为一曲红尘中的绝唱。那笑声似乎永远也不会停止,女子娇羞中却透着几丝让人难以捉摸的情感,纯厚而又悠远。这女子便是《边城》的主人公―翠翠。一个源于红尘之中却又出于红尘之外的女子。

片片绿水轻漾,点点微波慢荡,夹岸的老城弥散着丝许古韵,小道上来往的商贩哼着小调,挑着长担如此一座古香古色的小城,大概在尘世间根本无处可寻,而让它悄然浮现于红尘中的,仅是一篇小说―《边城》。

优秀散文:从红尘中来,到红尘中去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lmwtw.cn邢台市杏苫松LED封装设备公司版权所有